预制板里的许多钢筋都爆裂了
2021-02-12 07:2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这么多部门挤在一起办公,光挂在门口的牌子就一串串,许多来办事的群众都觉得稀奇,戏称县委是‘一锅烩’。”李振安说。

“不过,鉴于办公楼已产生了安全隐患,为防止发生事故,还是应该尽快对办公楼进行维修或重建。”陈超说。

这真是县委办公大楼吗?

彭家典说,虽然这几年保亭县的社会经济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作为国家级贫困县,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发展经济让百姓脱贫致富,正在大规模建设的保障性住房、廉租房以及农村的危房改造……这些才是他们要优先考虑的事情。

“你留意到没有?这些领导的办公室里,既没有休息室也没有卫生间。曾有人开玩笑说,想见领导,不用去找,在厕所呆着就行了。”谈及县委大楼办公环境,保亭县委办公室主任朱连昌一脸无奈地说。

“感觉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学校的教学楼。”李振安如此回忆自己的第一印象。顺着逼仄的楼道往里走时,他发现几乎每个房间都被办公桌挤得满满当当,坐在门口的人起身迈一步就出了门。不仅如此,不少办公室都是两三个部门的人挤在一起办公,其中一个办公室里甚至有5个不同部门的工作人员。

“cu级危楼,就是说房屋的抗震性能已不满足当地的设防标准,一旦发生地质灾害,后果不堪设想。”保亭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王小明告诉记者,由于大楼是砖混结构,加之年头已久,很多楼板都已老化,预制板里的许多钢筋都爆裂了,墙体还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缝。“对比2008年的鉴定结果来看,大楼结构进一步老化的趋势明显。”

其实,狭小的空间并不是这幢大楼最主要的问题。工作闲暇之余,李振安和同事偶尔会开句玩笑,“嘿,在危楼里办公,感觉如何?”

海南省政协委员陈超认为,保亭县委在危楼中办公,把有限的钱用在“刀刃”上,是执政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表现,也是落实党的十八大提出的不铺张不浪费、勤俭治县的表现,值得提倡。

2010年8月的一天,位于大楼顶层的会议室,吊顶突然“轰”的一声砸落下来。

在他看来,这几年来,不论是每次下乡调研时发现的新人新事物,还是高考放榜保亭中学年年增加的录取人数,又或是引进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托管运营县医院后普遍提高的医疗水平……诸多变化都与这“决定”息息相关。

砖混的结构,木制的窗户,裸露的线材……眼前的这栋大楼,有点“老土”。如果不看门口悬挂的牌子,你不会想到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几位“最大的官”都在这里办公。

连日的阴雨,让这栋县委大楼看起来更显得陈旧不堪:渗水起霉的墙皮,悄无声息地脱落到地面上;一条条扭曲的裂缝,肆意地攀爬在墙壁上……

原题:海南保亭“四套班子”危楼办公

记者在县委书记郑作生的办公室里看到,大约15平方米的空间,放置了一张办公桌、一个书柜、两张椅子,外加一个小茶几、一台饮水机。如果多来几个人,就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县长彭家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考虑到安全问题,起初几位领导是同意对大楼进行加固维修的。但后来一算账,一致认为费用太高,又不得不更改了决定。

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该县民生支出9.53亿元,同比增长13%,占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支出的65.6%,新增财力的65%以上投向民生领域。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速全省排名第一,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财政补助水平由每年200元提高到240元,投资2.41亿元建成城镇保障性住房1638套……

县委办公室主任朱连昌告诉记者,这个决定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2011年底做办公预算时,他曾划出50万元用于更换办公大楼里陈旧的办公用具和会议室音响等设备,但在提交给领导审核时,被一道红线“无情”地画掉了。

“最窘迫时,出现过两个副县长共用一间办公室的情况。”朱连昌说。

更让李振安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县委几位“最大的官”的办公室,竟还不如自家厨房的面积大。

然而,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县领导们的决定——“保亭是国家级贫困县,需要花钱的地方一堆堆。大楼的事,再缓缓吧。”

保亭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再次对大楼做了质量鉴定,结论为cu级危楼,安全性和抗震级未达标准。随后,海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指定鉴定机构复检,得出结论相同,并认为大楼已无维修加固价值,建议拆除。

老旧的样式,斑驳的墙皮……对于这栋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大楼而言,外墙上的几条装饰灯带已经算是“面子工程”了。

“在危楼里办公,感觉如何?

记者了解到,办公大楼的问题,曾让保亭县的领导们处于两难境地。

新增财力65%以上投向民生领域

保亭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刘宗奇告诉记者,其实像墙体开裂、钢筋爆裂、墙壁涂层潮湿、发霉等现象,这几年早普遍存在于每个办公室。有时,遇到连续的阴雨天,墙皮的渗水能把地面弄湿一大片。

“我们同事间相互开玩笑:在这里办公,是要有思想准备的。”轻叩着墙壁,县委组织部工作人员李振安笑着说。他办公室的四面墙壁,因年久失修,早已潮渍斑斑。

现在,虽然李振安依然会和同事拿“危楼”开玩笑,但在他心里,早已对当初的那个“决定”心怀敬意。

3年前,李振安从海南琼中县考到保亭县委组织部。报到当天,他有点傻眼了:自己看到的这栋大楼,真的是保亭县委办公大楼吗?县委、县政府、人大、政协“四套班子”真的在这里办公?

2008年和2012年,这栋大楼曾两次被相关建筑检测机构鉴定为危房,并作出了拆除处理建议。

“期间,县委书记和几位领导对这一鉴定结果开会商议,但最后都做了相同的决定:保亭是国家级贫困县,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大楼的事先缓一缓。”1月31日,保亭县县长彭家典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xugzg.cn365足球外围网站/365足球外围网站/足球外围代理/足球外围代理/外围足彩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