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汇川区住建局调查
2020-12-23 20:1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倒塌楼房几十米开外,记者看到类似的5层、6层楼房里,租客们跟往常一样正常生活。高桥镇鱼芽社区河边组组长周林远说,河边组常住130户人,一半以上的村民出租房子。

汇川区规划执法大队队长程肇学说,部分群众贪图便宜,购买农民私自加盖的房屋,对于这部分购买违法建筑作为住房的群体,按照法律规定,政府在依法拆除时,购买这些房屋的群体得不到任何补偿,但从情理上这些群众的损失怎么办?今后应该明确“谁出售、谁受益、谁负责”,购房人可向修建违法建筑的房主索赔。

汇川区城管局副局长王志怀说,违法建设成本低、失地农民没工作、期待在征地拆迁中获取更大利益,是导致城乡接合部等地区违法违章建筑屡禁不绝的重要原因。“今年1月至5月,汇川区城管局对2790多户次、11万多平方米的违法建筑进行依法拆除,有的一户就拆了五六次,刚拆完农民就偷盖。”

汇川区住建局副局长黄晓康说,按照规定,农民自建房超过3层或300平方米,造价超过30万元的,在完善土地、规划等手续的同时,必须到住建部门报建,办理施工许可证。周林刚违规加盖房屋时,未办理相关手续。

王志怀认为,打击违法建设面临杜绝增量和逐步减少存量的双重压力。目前城管等执法力量主要精力在杜绝增量上,但减少存量消除隐患,根本上要依靠棚户区改造、廉租房建设等手段,需要一个过程。(“新华视点”记者齐健、李平)

在高桥镇鱼芽社区河边组,记者还看到两栋尚未完工的楼房,层数均在4层上下。黄晓康说,汇川区近几年正处在大开发阶段,群众有一哄而上“种房子”的现象,房子就跟种的竹子一样密密麻麻。

高桥镇党委书记吴泽宗说,对于城乡接合部的高桥镇来说,农民私自加盖房屋的行为,拆违困难大,受利益驱动,不少村民普遍靠租房维持生活,形成了租房经济。据排查,汇川区有200多万平方米的违法违章建筑和老旧危楼,高桥镇就占了一半左右。

据汇川区住建局调查,当地危房很大一部分是违法违章建筑,未办理报建手续,无合格的施工图设计,建设过程无任何监督程序,施工工程偷工减料,质量安全无法得到保障。还有的擅自扩建加层,装饰过程中肆意破坏房屋主体结构、增加荷载、穿墙打洞,随意改变房屋使用性质,形成新的危房。

除了姬远奎和杨座前两家,倒塌楼房里的其他住户都是租客,更不掌握房屋的“加盖史”,只是为了就近生产生活方便,觉得“每月两三百元的租金便宜”。

黄晓康认为,汇川区排查发现80%以上的违法建筑,都有房屋质量安全隐患。但由于租房经济、小产权房廉价、法律对违法加盖房屋的房主失之于宽,导致城郊结合部等地违法建设屡禁不绝。

这些房屋质量问题,租住在楼房里的人此前毫不知情。事发时最先发现险情并挨家挨户叫醒住户撤离的姬远奎、骆开素夫妇告诉记者,他们最早租住在6楼,感觉房子住着不错,后来又花了16万余元从房主周林刚手里买房,连装修一共花了20万元。

黄晓康说,对于部分群众购买的私建房,当地称为“黑房开”。城乡接合部的部分群众买不起商品房,但又要居住,所以就选择购买农民私建的房子。尽管他们反复向群众宣传“黑房开”办不了产权,安全没有保障,还是有人买。

遵义市汇川区违建楼房倒塌事件发生后,房主周林刚因涉嫌违法建设第一时间被公安机关控制。黄晓康说,这次如果不是楼房倒塌给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了损失,执法部门能做的是下发限期整改通知书,最多是强制拆除,但不能限制相关责任人,缺乏追责手段。

据汇川区政府副区长刘家育介绍,9日汇川区高桥镇鱼芽社区河边组倒塌的房屋建于1995年,当时为3层。2005年房主周林刚未经批准私自加盖至7层,导致房屋基础不稳。在当地连日降雨的影响下,楼房地基不均匀沉降,而倒塌房屋所用材质和砂浆均未达到应有标号,墙体强度不够,最终导致房屋倒塌。

汇川区住建局局长王正利说,房东周林刚清楚房屋有建筑质量安全问题,就在楼房倒塌前几天他还准备加固。在此次楼房倒塌事件中,政府存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

一栋3层民房违规加盖至7层,原本住一户村民的住宅超常规容纳了18户68人。6月9日发生在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的居民楼倒塌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却敲响了城中村、城郊村违法建筑安全问题的警钟。在当地政府紧急排查整治危房的同时,打击违法建设面临的法理、情理多重困境也再次浮现。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xugzg.cn365足球外围网站/365足球外围网站/足球外围代理/足球外围代理/外围足彩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