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年开始
2020-07-10 17:3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最为高调的当属广西上林县,6月10号,当地投入300多人,一天锯倒100多亩。为什么反对?上林县委书记韦志鹏和南宁市人大常委会农业委主任委员王佳义的观点很有代表性。

而与此同时,南宁也悄然开始对速生桉说了“不”:去年底,武鸣县通过《方案》,提出将“逐步取消在水库、河流周边种植速生桉,保证水质达标”。今年4月,江南区发文称,政府正研究制定方案,对在耕地违规种植速生桉的行为进行整治。

但是这个树种自从种植以来就争议不断。尤其是在2010年,西南五省大旱时,速生桉被认为是“元凶”之一,引发了“生态灾难”。从今年开始,广西南宁开始对速生桉说了“不”。但是,在学界的不少专家却在不断为速生桉树正名。那么,速生桉树到底有没有问题呢?如果树种没有问题,那生态灾难的元凶是什么呢?

黄日红:大家都反映对水源是有一定的影响。我们现在几个方面在控,一个是凡是拿耕地种桉树的一律不给砍伐指标,还有你拿山地来种,我就延长时间不批给你(砍伐)。

当广西还在争论时,广东已经开始了行动。2013年,增城市启动了速生桉退出工程,副市长江慧雄在接受采访时直接给速生桉定了性,“它对植被的破坏、水源的破坏、生态的破坏都非常严重”。

王佳义:速生桉本身不属于水源涵养林,从其生长的机理和砍伐、更新的周期看,对水源的涵养十分不利。

在民间,速生桉有“抽水机”、“抽肥机”,甚至是“毒树种”的恶名。

位于珠江上游水源地的广西金秀县,对种植速生桉做出了相关限制规定。副县长黄日红说:

村民:原来我们这里的水,口感是清甜的,自从种了桉树就变臭了。

几年前,记者在玉林市容楼村采访时,老百姓这样抱怨。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矛头都指向了速生桉。黄业进是村里最早种速生桉的,但他也是第一个砍的人。

央广网南宁7月15日消息(记者张垒)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速生桉树对于很多城市里的人来说比较陌生,但是对于广西、广东、云南、海南的农户来说,速生桉树曾经是当地不少农民发家致富的“摇钱树”。因为通过人工护理,速生桉树最快两三年即可成材,而普通的树种则至少需要10多年。

黄业进:当年我是第一个带头种桉树的人,没错,现在害到群众就不爽了。刚开始时我不懂,现在知道有害了,我也是受害者之一,我主张把它淘汰了。

它在广西大规模种植是在2000年左右。当时,受到国际市场制约,我国迫切需要推进林浆纸一体化项目,摆脱纸浆缺乏的困境。而速生桉因为生长周期短,被广西大力提倡种植。十多年里,仅广西的速生桉面积达到了2600多万亩,占全国的一半。它不仅撑起了广西的林浆纸一体化项目,每年还为全国提供着近1/3的木材量。然而,在速生桉受到肯定的同时,反对种植的声音也愈发强烈,而且来自官方的也不少。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xugzg.cn黑龙江省海伦市幢史亲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www.txugzg.cn版权所有